北極海漂流中

-
文aru太宰/川端/志賀/有島
吠月緩慢跟進⋯⋯

川端only x3,細節一樣哈哈哈,面具不會畫

-

*以下為1p的延伸,假裝有川端⋯⋯

*自創女司書注意,早就放棄當寫手了寫爛請饒命(跪


「老師⋯⋯可以請問您一件事嗎?」

川端從滿桌的文件中抬頭,「嗯?什麼事?」

「唔⋯⋯那個⋯⋯我想畫一張老師的畫⋯⋯請問⋯⋯可以嗎?」

「⋯⋯誒?呃⋯⋯」

他不喜歡拍照肖像這些的。司書大概也明瞭,不過衝動怎麼也按捺不住,還是強忍著糾結和羞恥問了第二次。「就是簡單地畫一張⋯⋯不會有什麼奇怪要求的⋯⋯」

川端蹙眉,向來平淡的表情有了變化,顯得特別無措。「這⋯⋯我可能沒辦法⋯⋯」

「這、這樣啊⋯⋯」

司書尷尬地移開視線。雖然有作畫的慾望,但遇到模特不願意甚至為難的場合,也洩氣了,無法厚臉皮繼續要求。兩人暫且尷尬的望著彼此。

她正想著怎麼把話題切斷回到工作上,川端突然啊的一聲,徑直起身走向司書座位後方收著些許裝飾品的架子前。「我可以拿著這個嗎?」他手上端著一個臉色粉白,笑臉迎人的慈童面具。淡墨似刷過額際的髮非常優美討喜,但面部的神態她不喜歡,出於一種不平衡的厭惡,面具被擱置架上角落從未擺出。「可以啊⋯⋯誒、等等、是指拿著這個畫?」

川端點點頭,然後捧著面具,整張臉就藏了進去。司書忍不住笑了出來。「不能這樣啊老師,這樣主角是面具、不是您啊。」

「不能這樣嗎⋯⋯」悶在面具後的聲音有點洩氣。接著白色笑臉微微滑開,露出川端的前髮和之後朦朧的左眼。「那這樣?」不知怎地整個人透出委屈。

「噗老師您⋯⋯好啦也行的⋯⋯」司書差點噴笑,連忙舉杯喝水,接著把桌面的文件堆成一落。「我去拿器具來,老師可以先放下面具⋯⋯」

「這個面具,之後可以給我嗎?」川端依然隱在面具的陰影下,不過這次的語氣露出一股天真的味道。「還很新,保存得不錯。」

「作為謝禮,當然可以,謝謝您!」

十分鐘後,兩人在陽光充沛的司書室裡,選定位置,展開畫紙作業,直到志賀直哉穿著圍裙出現把兩人拖去食堂吃晚飯。

-

星光出版社的《山之音》摺頁有一張川端老師戴著慈童面具的照片⋯⋯我其實不喜歡能劇面具,但看到那張照片,瞬間被某種純真擊倒了(掩面)老師在裡面好年輕可愛啊連面具都變得清新的那種年輕可愛。小片段和圖就是這麼出現的。

川端每本書裝幀都好看死是要怎麼活⋯⋯(覺得自己要瘋魔了

畫開心後準備惡夢的排版工作去。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24 )

© 綿子不軟不綿 | Powered by LOFTER